环境保护中心

十亿元投资与一个栖息地

2020-09-21 02:07

2017年在云南摄制到的绿孔雀。奚志农/摄科考队员寻找的已后代了两亿多年的动植物植物陈氏苏铁。 大自然之友供图法庭里跪了60多人,气氛自始至终都较为安静。

十亿元投资与一个栖息地

庭审持续了约3.5个小时,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无论原告还是被告,语气都是锐利但朴实祥和的。这是8月2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办公区第一法庭。3名审判员和4名陪审员步入法庭时,到场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环保工作者、高校学生和记者们立刻安静下来。这个由7人构成的大合议庭将审理中国第一例濒临绝种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公益诉讼。原告是民间组织,两家被告是一个水电站的建设方。而确实的“原告”,是一个光彩夺目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物种——绿孔雀。法庭将裁决,这种被列入濒临绝种物种的大鸟,能否保有“最后的原始栖息地”。天平的另一端,是一个据建设方称投资已逾10亿元、早已复工的水电站项目。过去一年多里,多个民间组织和研究团队发动的“绿孔雀保卫战”,让销声匿迹已幸的绿孔雀转入了更加多人视野(闻《中国青年报》2017年7月26日报导《绿孔雀飞过红色名单》)。这一次,事情踏上了法庭。8月27日,法庭开会的庭前会议长达6个半小时。次日的庭审后,法庭宣告将再行宣判。29日晚, 原告方法定代表人、北京大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总干事张伯驹和他的同事在夜色中走进法院。“感人的72小时。”他感叹。到目前为止,他指出,“从立案到开庭,诉讼十分成功。”12个项目围困一个栖息地对这些人来说,绿孔雀早已消失太久了。2017年3月10日,科研人员顾伯同在云南新平县和双柏县的红河上游河谷中找到了绿孔雀。他为此早已找寻了3年多。他将此消息告诉他了野生动物摄影师、民间组织“野性中国”创始人奚志农。这个以“影像维护大自然”为愿景的民间环保机构,立刻构成小分队赶到现场。他们要寻找绿孔雀栖息地的现实证据,“为绿孔雀收到最后的求救信号”。一路上所见所闻,让他们忧心忡忡。人迹罕至的山路,有时候有大货车驶出,遮天蔽日的尘土,让人完全看不到几米之外的路况。车驶出绿汁江流域一片仅存的葱绿茂盛季雨林,就到了戛洒江。水电站当时正在修筑。他们回到了绿孔雀栖息地附近的一个小村寨,住进了村民老杨的家中。老杨的妻子听闻这几个风尘仆仆的人是为了拍电影绿孔雀,告诉他他们说道,在她年长的时候绿孔雀很多,有时二三十只一起从山坡飞到河谷里。晚上,“满山都是绿孔雀的鸣叫”。现在虽然仍能听见鸣叫,但不能有时候看到几只。这话给了奚志农一行人很大的期望。在老杨的率领下,他们步行下到河滩,在河两岸设置了两个隐密点,等候绿孔雀的来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慢慢落在山后。再一,两只矮小、羽色艳丽的雌性绿孔雀先后经常出现在河滩沙地上。它们往返踱步、捕食,但十分警觉,不一会儿就隐入矮林中不见踪影。队员们兴奋不已。这是2017年3月16日18时46分,距离奚志农第一次在云南澜沧江畔看到一只飞行中而过的绿孔雀早已过去了17年。国家林业局昆明勘查设计院2012年编著的《云南双柏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记述:“该保护区生物多样性十分非常丰富,区内产于的绿孔雀种群数量约60~70只,其野生种群数量是全省乃至全国所有自然保护区最少的,对研究绿孔雀的野外生活习性及繁殖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4天的野外调查中,奚志农等人幸运地看见绿孔雀飞上矮小的树梢夜宿。黄昏,浑厚的鸣叫声在山谷中伴着。阳春三月,正是这“百鸟之王”繁衍生息的时候。这些浑身流光四溢的大鸟,让队员们悲喜交加。善的是绿孔雀原本在这里还有一片原始的栖息地,悲的是这个栖息地还没有再也被系统调查,就已面对灭顶之灾:近处,是盗猎者的滥捕。队员们在抵达的第二天半夜听见枪声,使得他们很久没看见第一天看到的绿孔雀小种群;远处,是水电站的建设。当上游水坝开始抽,绿孔雀捕食的河滩的水面就不会增高。水电站一旦辟好,这里将被水淹。不仅如此,根据双柏县政府后来的调查,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周边共计12个建设项目:5个水电站、4个采行探矿、2个公路交通、1个养殖项目。去找将近绿孔雀的绿孔雀保护区仅有产于于中国云南省的绿孔雀,30年来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增加。2009年,绿孔雀被世界大自然维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列入濒临绝种物种。2017年5月,云南省公布《生物物种红色名录》,绿孔雀被列入极危物种。有资料称之为,绿孔雀现存数量多于500只。2018年5月,昆明学院、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科研人员孔德军、杨晓君等人公开发表论文认为,绿孔雀的产于已从30年前的54个县锐减到22个县,种群数量从1991~2000年的585~674只上升到183~240只;8月,北京动物园滑荣、崔多英等人在论文里明确提出了另一个研究结果:绿孔雀产于地从1995年32个县锐减到13个县,种群数量从1995年800~1100只上升到235~280只。据孔德军讲解,2014年至2017年,他们在云南24个县设置了190个样线。“然而,在865公里的样线上,只找到了3只鸟、1不具尸体、6声叫声和12个脚印,这指出绿孔雀在野外的邂逅亲率极低。”他认为,绿孔雀的栖息地是在海拔2000米以下的热带和亚热带天然植被中,但1990年以来,云南从西部到南部,大量高于海拔1600米区域的大自然植被都被清理,种上了橡胶、茶叶、水果、咖啡等经济林木。栖息地的改变,不仅使绿孔雀种群数量上升,也使整个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失去。水电站的建设堪称造成绿孔雀栖息地失去的最重要原因。大理白族自治州巍山县青华绿孔雀省级自然保护区,曾是云南省唯一一个专门的绿孔雀保护区,自从常绿阔叶、落叶阔叶林栽种为大豆、玉米、茶叶后,绿孔雀很久不来这里捕食。2010年澜沧江小湾水电站竣工蓄水后,回水水淹了保护区所在的澜沧江支流黑惠江河谷,目前保护区已没绿孔雀存活。10年前,在经济利益和大自然维护的天平上,当地政府自由选择了前者。戛洒江水电站建设已持续了多年。国家林业局昆明勘查设计院2008年3月编成的《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范围调整报告》称之为,“保护区原总面积为10391公顷,本次保护区调整调减面积809.463公顷,占到原保护区面积的7.8%”。“调整出有的面积全部用作戛洒江一级电站水库水淹,和平梯级电站和大湾梯级电站水库水淹、大坝及厂房建设、施工进场道路建设,及少部分施工场地等。”报告同时写到,“通过计算出来,调减的生物群落(栖息地)总面积为468.9472公顷”,它们分别“是落叶季雨林、变暖温性针叶林和热性稀树灌木草丛”。而“干燥性稀树灌木草丛和落叶季雨林是绿孔雀和黑颈长尾雉的栖息于生境”。报告指出,此次调整将保护区的栖息地拆分成若干块,对生物群落有一定毁坏,“并将造成这部分栖息地永久失去”。总装机容量为27万千瓦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原计划是2017年11月构建大江分洪。“再也不能等了。”张伯驹说道。2017年3月30日,野性中国、大自然之友、山水大自然维护中心三家环保的组织公开信向环保部收到应急建议函,敦促“停止戛洒江水电站项目,挽回濒临绝种物种绿孔雀最后原始栖息地”。同年7月12日,大自然之友向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公益诉讼,催促判令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研发有限公司和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联合避免戛洒江水电站建设“对绿孔雀、苏铁等动植物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以及热带季雨林和热带雨林侵犯的危险性”。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决,该案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审理。“对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维护,要防患于未然。”张伯驹说道,“我们没办法等到它们吞噬了再行去赔偿金,那时缴多少钱都是徒劳。”他说道,2015年新的修改的《环境保护法》彰显了社会的组织驳回环境公益诉讼的权利,“既然国家的司法制度都在反对生态维护的目标,我们就应当去驳回这样的公益诉讼。”不只是绿孔雀在打算诉讼时,环保人士原本以为不会寻找大量文献和科研成果承托。却是,在中国文化中,绿孔雀被视作祥瑞,这一具有华丽羽毛的大鸟,经常经常出现在古人的诗词里;在“孔雀之乡”云南,孔雀是这个旅游大省的一张名片。但他们找到,有关绿孔雀的科学研究是凤毛麟角,“颇高滇金丝猴、大熊猫、朱鹮”。2017年8月,大自然之友要求的组织科考队,转入红河上游戛洒江、石羊江、绿汁江积极开展科学调查。由于这一片都是无人区,车辆无法转入,不能顺江漂流到。无漂流到经验的大自然之友向国内漂流到探险界专家冯春收到了邀,催促他帮助科考。身价“每天300美元”、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的冯春,率领国内漂流到界的9名顶尖高手,志愿全程参予了这次科考。所用的漂流到和户外装备,都是冯春向朋友借的,“我们很乐意为环境保护不作一些贡献。”从2017年7月到2018年4月,这支由科研人员、律师、环保工作者、户外运动人士构成的20多人科考队,先后5次了解戛洒江、石羊江、绿汁江沿岸。尽管这些河流对于吞并过无数大江大河的冯春来说,只是“小江”,但由于是无人区,又承担着20多人的生命安全,冯春深感压力极大。他凭借非常丰富的野外经验多次消弭了漂流到中的危险性。顺江而下,科考队步行转入热带雨林,瞬间好像回到了古生代末期。他们惊艳地看见,国家一级维护植物、后代了两亿多年的陈氏苏铁这里安然生长着。多年研究苏铁的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刘健博士讲解,自二叠纪晚期以来,大部分苏铁类植物早已绝种,只剩少部分孑遗产于在热带和亚热带的一些区域。这一植物蕴含着非常丰富的遗传信息。科考队对205株陈氏苏铁的经纬度和海拔不作了详尽的全球定位记录。它们都处在水电站的蓄水水位以下。“据我们激进估算,绿汁江沿岸流域5公里内的陈氏苏铁种群数量最少在两千株以上,可以说道这是迄今为止找到的中国仅次于种群数量的地方。”刘健说道。随着调查的了解,更加多的濒临绝种动植物转入了科考队的眼界,这让他们兴奋异常。

十亿元投资与一个栖息地

在递交给法庭的材料中,他们写到:“绿汁江、石羊江河谷具有大面积留存完好无损的热带季雨林,且没碎裂化,一些地段甚至还正处于完整状态,是绿孔雀、黑颈长尾雉、褐渔鸮、绿喉蜂虎、蟒蛇、陈氏苏铁、兰科植物等诸多国家重点保护的动植物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地和生境。然而这些地段毕竟水电站的淹没区。”这个一开始只为绿孔雀而去的团队,“更加反感地认识到,要通过法律和其他途径维护好这片土地”。在那篇公开发表在《鸟类学研究》上的论文里,孔德军、杨晓君等人分析了近30年来绿孔雀的存活状况和产于变化。他们认为,尽管云南的绿孔雀数量在广泛上升,但双柏县、新平县的数量却没上升,双柏县的绿孔雀数量甚至有所下降。“我们指出该地区种群数量的下降,是由于大量并未被毁坏的植被,还包括季雨林、热带草原、灌木和草地,很少的人为阻碍,以及每天的侦察和监测。”“这些结果表明,若是给与充份的维护,中国的绿孔雀数量都能完全恢复。”环评报告否独立国家客观转入庭审时,“绿孔雀保卫战”转入了白热化。争议仅次于的问题有两个:被告的不道德“否对淹没区的生态包含根本性风险”;“水电工程水淹区内国家一级维护植物陈氏苏铁是否是国内找到群体数量最少的地区”。被告方向法庭陈述,水电站项目过程中严苛按照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以及涉及国家发改委意见拒绝积极开展工作,并且决定了专项环保资金,项目各项申请齐全完善,“系由我国规划拒绝的合法的建设项目”。被告代理律师坚称,绿孔雀的主要栖息地坐落于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内,但动物有可能跨过保护区界活动;它们有时不会到淹没区河滩地活动,但无法以绿孔雀的活动就证明其栖息地不存在,因此无法确认项目蓄水后否不会对其种群导致毁灭性的压制。律师还回应,项目月底2017年8月复工,仍未分洪蓄水,不不存在原告主张的对生态环境的潜在威胁,不不存在罪过,不不应承担责任。被告方还认为,用现在的调查结果驳斥2013年前的环评工作是不合理的。当年环评中仅有看见6株元江苏铁,未找到大量苏铁不存在;且由于当时基础研究理论承托严重不足,无法对后来找到的陈氏苏铁展开确认。大自然之友的代理律师则认为,环评报告从程序到实体皆不存在根本性问题。比如,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不仅为建设单位的股东之一,同时也是该项目的总承包方。作为这一水电工程的最重要受益方,无法独立国家客观地评估该工程对环境的影响。他们指出,环评报告没不作全面调查和客观评估,对热带雨林只字未提,也并未提到绿孔雀等维护动物栖息地将被水淹,而且“那么显著的苏铁,环评报告也对他们视而不见”。“我们有意于去谴责,我们只是想要通过诉讼去完备一些制度。”大自然之友法律与政策提倡总监葛枫说道。在她显然,在“要经济发展还是要环境保护”的自由选择面前,10年前和10年后再次发生了相当大变化。“这10年间,经济发展与生态维护的矛盾在渐渐调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早已沦为从中央到地方政府以及人民群众的共识。”葛枫说道。2017年5月,接到三家环保的组织的应急敦促后,环保部迅速做出了对此,派遣专家组实地调查,开会各方座谈会;云南省委、省政府拒绝环保、林业、国土资源等部门实地核查;楚雄州委、州政府命令州级有关部门及时插手,与双柏县一起排查,比如保护区周边的小江河一级电站临时施工工棚被拆毁,小江河二级电站停工,周边生态展开完全恢复管理,同时重开矿区3个,停工矿区1个。今年6月29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了《云南省生态维护红线》,将绿孔雀等26种动植物物种的栖息地划归生态维护红线,戛洒江水电站项目绝大部分区域被划归。自此,早已投放10亿多元的戛洒江水电站进退两难。尽管被告方主张“项目已停止施工,原告驳回诉讼的前提不复存在”,当法庭告知未来会否停工时,被告方回应称之为必须等候管理部门的指令。现在,这10亿多元投资覆在半空,和那片无法估价的栖息地一样,都在等候法庭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