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中心

人类世时代的环保纪录片

2020-10-13 02:07

来自中国、印度和英国的年长电影工作者正在尝试利用新技术描写环保故事。图片来源:Pete Niesen随着上百条光线照入科尔特斯海,电影《蓝色星球2》为我们展现出了一幅美妙绝伦的海底美景:浮游生物闪闪发光,蝠鲼在夜色中翩翩起舞,还有为防止不必要的演化而悄悄转变性别的小濑鱼——这部2018年公映的BBC系列节目给每一位观众都留给了深刻印象的印象。但是让人动容深达的有可能还是最后一集。在这一集里,大卫·阿腾伯格爵士和其团队通过摄像机向我们展出了人类对海洋环境的毁坏,并收到了相当严重警告。这部纪录片在英国日后播映之后取得了1400万人次的收视率,引发了一股海洋慈善亲笔签名和捐助热潮,并沦为了环保纪录片行业的一个分水岭。以前,有人谴责BBC为了摄制自然风光而规避报导人类对环境的毁坏。但是,这次BBC却针对纪录片在全球面对不利的环境危机时应分担的责任明确提出了一系列涉及问题。这部纪录片共计销往30多个国家,并获得了难以置信的顺利。这解释,社会责任感和对艺术的感觉是可以共存的。纪录片制作方所能扮演着的某种程度是一个中立的观察者——事实上,或许这才是他们应当扮演着的角色吧?“蓝色星球效应”是社会内部以及纪录片类型再次发生的更加普遍改变的一部分。利用先进设备技术,利用很少的资金或众筹的方式,全球各地的新一代电影制作人于是以渐渐开始将目光瞄准在身边的环境毁坏上。纪录片制作者通过他们的作品来审视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损失和城市化发展,让那些一方面更加与大大自然僵化,另一方面却受到各种环境因素影响驱动,并且主要通过智能设备观赏影片的观众理解这一切。那么,环保影片制作者们是如何看来自己在人类世时代所渐渐构成的角色的呢?这些作品又不会对人类思维和生活的方式产生什么影响?维多利亚·布罗姆利是BBC英国公司大自然历史组的一位制片人兼任编剧,她仍然都致力于通过自己的工作提升公众对珍贵和濒临绝种物种的理解。她早期的一部电影作品注目的是濒临灭绝的西伯利亚虎。影片摄制时,俄罗斯西伯利亚虎栖息地由于森林采伐和国土开发而相当严重削减,导致虎群数量只剩300只。尽管这部电影是用英语播映的,但是在俄罗斯也能在线观赏。影片播映后旋即,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还特地前往拍摄地小镇喂食了几只幼虎。去年,布罗姆利又参予制作了一部有关穿山甲的纪录片。穿山甲是一种甜美的哺乳动物。它体型较小,性格温顺,周身覆满鳞片,是目前世界上最濒临绝种但也最不为人知的物种之一。传统中医指出穿山甲的外壳含有角蛋白,能化疗痤疮、耳聋等多种疾病。中药市场的极大市场需求使得盗猎不道德时有发生,造成穿山甲濒临灭绝。过去十年,由于东南亚穿山甲数量骤减,由非洲走私到亚洲的穿山甲数量日益激增。让中国观众需要看见这部作品对整个维护行动来说尤为重要。将于2017年在喀麦隆搜出的穿山甲鳞片。图片来源:Kenneth Cameron / USFWS布罗姆利回应:“这项行动的挑战不仅在于要让人们理解这个物种,还要让人们明白,如果不采取行动,穿山甲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内几乎消失。”纪录片主要描写的是南非环保主义者玛利亚·迪克曼和她救助的一个名为“小甜心”(Honey Bun)的穿山甲的故事。

人类世时代的环保纪录片

这个小家伙长得很像犰狳,常常用两条后腿在房间里踉踉跄跄地四处溜达。它那生动活泼的样子与我们在新闻中常常看见的病死的穿山甲截然不同。“大自然纪录片需要协助人们建构起对一个动物的想象,理解它,进而感受到这种动物不存在的价值。虽说“提升知名度”听得一起不算什么,但是需要协助人们认识到这个物种,也是一种极大的影响。”野生救援(WildAid)在中国通过微博公布了一条“小甜心”和知名影星杨颖的中文视频短片,共计取得了4000万次的浏览量和5.5万条评论。纪录片《蜜宝的故事》 图片虽然数十家中国媒体都展开了发送,但浏览量最低的还是《人民日报》和杨颖本人的微博。野生救援中国区首席代表史蒂夫·布莱克回应:“从这次活动,以及我们其他的穿山甲维护活动可以显现出,这些活动需要引起辩论。在线评论一般来说需要引起更好的媒体报道。如果没这些影片和活动,我指出人们对这些问题的注目要较少得多。”布罗姆利指出,随着城市化水平的调低,靠近大大自然给人类心理健康带给的影响也日益显著。来自联合国的统计资料表明,目前全球有多达一半以上的人口都生活在城市中,到本世纪中叶这个比例可能会快速增长到68%。她回应:“我们与大大自然具有无法斩断的联系,但是我们于是以渐渐靠近大自然。研究表明,野生动物纪录片需要提高人的幸福感。”在中国,环保影片本身无法视作一种电影类型。中国国内的电影行业受到严苛监管,制作出来的少数电影也很少获得普遍注目。2015年,中国记者柴静摄制的有关大气污染的电影《穹顶之下》却是一个值得注意,不过该片也在公布后旋即之后被国家审查机构删除。来自北京的中国电影人简艺回应:“毫无疑问,我们必须更好的电影制作者摄制这个题材的电影。对任何文化群体来说,题材更为多样,有更加多的人来探寻有所不同类型的影片,[影片的]种类更加多、更为多元才能视作一个身体健康的电影产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