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中心

进口美国天然气,德国终于“让步了”

2020-10-14 02:07

在否进口美国天然气的问题上,德国再一“妥协了”。德国总理默克尔日前透漏,将为德国首座液化天然气(LNG)进口终端获取“政府性资助”,这间接似乎出有德国正在向美渐渐打开天然气进口大门,同时意味著美国和俄罗斯的“欧洲市场供气之争”也将日益白热化。特朗普仍然游说欧洲国家减少对俄天然气的“倚赖”,目的为美天然气拓展更加多出口渠道,并乘势超越俄对欧洲地区的“能源掌控”。不过,德国的“关键妥协”虽然让美国关上了转入欧洲的“突破口”,但在挑战俄“欧洲供气霸主”地位的“战役中”却只是“继续胜利”。德天然气进口结构“断裂” 《华尔街日报》10月22日报导称之为,默克尔开始前进“德国进口美国天然气”的事宜。她在10月的一个早餐会上向国家立法委员们回应,要求向德国建议书中的首座LNG终端项目获取资助,以加快前进该终端的建设和投产。业内认为,德首座LNG进口终端项目前进意味著该国天然气进口结构“断裂”,美天然气通过LNG船运至德国的可能性大大强化。 鉴于德国仍然从俄罗斯进口管道天然气,船运LNG一直不出德国政府的“考虑到中”,因此这个计划投初建德国北部的价值5亿欧元的LNG终端项目仍然正处于“衰退状态”。然而,随着欧洲进口美天然气数量日益减少,德国再一有所断裂,默克尔的“让步”无异于德国天然气进口战略的“极大变动”。 美国《国会山报》认为,在特朗普企图增加俄对德能源经济影响力之际,默克尔政府做出了根本性妥协,这一“关键”转变意味著美国天然气战略的“众多迈向”,也反映出有了美政府施加压力获得了效果。 回应,德国政府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特别强调,默克尔政府计划资助德国首座LNG进口终端是基于国家经济利益,而责难覆以他国(美国)的压力。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之为,默克尔的要求是出于“战略性”考量,她特别强调这将为德国带给长年报酬。 《柏林政策杂志》(Berlin Policy Journal)撰文称之为,基于能源供应多样化的目的,默克尔政府对德国首座LNG进口终端的反对必需是“长年且持续性的”,即便是在该终端最少10年内无法构建收支平衡的情况下。柏林方面阻挠“亲吻”美天然气,不仅有助解决问题长年贸易争端,同时也能继续减轻华盛顿对北溪2号(Nord Stream 2)管道的不满情绪。 特朗普在今年7月举办的北约峰会上向默克尔回应,德国因为北溪2号早已被俄罗斯“几乎掌控”,柏林迅速就不会从莫斯科进口70%的能源,这条管道否合乎德国最佳利益尚待考量。欧盟统计局估算,俄天然气占德天然气总进口量的50%以上。

进口美国天然气,德国终于“让步了”

△北溪管线图目前投天成的北溪2号管道长约1200公里,目的穿过波罗的海将圣彼得堡附近的Ust Luga地区和德国东北部的格莱夫斯瓦尔德(Greifswald)连接起来,大部分路段延用2011年投入使用的北溪1号的南北。 在特朗普显然,俄罗斯将通过北溪2号跨过乌克兰、斯洛伐克等国将天然气运送至利润可观的西欧市场,不仅可以省下可观的天然气过境费,还能使俄现有天然气出口能力增加一倍,而截断经过东欧国家的现有管道也不会显得更容易。 乌克兰《基辅邮报》(Kyiv Post)认为,默克尔政府“调转方向”只是让美国在与俄争夺战欧洲市场的博弈论中“一段时间胜利”。美天然气转入欧洲市场前必须液化,然后以LNG的形式航运至欧洲,综合成本比经管道必要运送的俄天然气便宜得多,因此这场市场份额争夺战到底鹿死谁手言不得而知。抢走“投建权” 随着默克尔政府的“松口”,早餐会完结后将近一周,德国多个港口城镇就早已“蠢蠢欲动”,竞相抢走德首座LNG进口终端“投建权”。其中,德国第二大城市、最重要海港汉堡辖下的两个港口小镇施塔德(Stade)和布伦斯布特(Brunsbuettel)则陆续递交了投建终端的联邦政府融资申请人。 彭博社10月23日报导称之为,施塔德和布伦斯布特正在争夺战德国首座LNG进口终端的投建工作,二者都期望取得德国联邦政府为该LNG终端获取的数亿欧元的资金,预计德国可能会在明年宣告最后结果。据理解,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中国交建全资子公司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是德国首座LNG终端项目的联合主要出资者,目前预计总投资高达5亿欧元,但目前为止仍未确认明确投建地点。业内认为,德国联邦政府的资金援助是这个LNG终端项目结构性融资的关键,该终端投产后的吞吐量未来将会占到到德国天然气进口总量的15%。 施塔德选区立法者Oliver Grundmann回应:“施塔德和布伦斯布特都在尽量地鼓吹自己的优势,不管谁落败,德国都将是唯一受益者。利用LNG构建天然气供应多样化的目标将要构建,仅次于的问题是寻找‘需要较慢投建且经济高效运营LNG终端’的最佳地点。”根据施塔德递交的申请人方案,其可以承建商和运营年产能80亿立方米的LNG终端,同时还在谋求与美国LNG出口商签定长年供应合约,为德国市场获取极具吸引力的价格模式。而布伦斯布特方面则早已确认了投建者。一个由天然气基础设施和运输公司NV Nederlandse Gasunie、LNG再行气化终端运营商Vopak LNG Holding BV以及石化产品存储服务商和码头运营商Oiltanking GmbH构成的财团,将助力布伦斯布特沦为德国首座LNG终端的“迁来地”,该财团建议书中的LNG终端年产能最少50亿立方米。除了上述两个港口城镇,德国西北部的威廉港(Wilhelmshaven)也极具优势。威廉港是德国天然水深深达的港口和德国仅次于石油转运港,享有优质的岸线资源,不冻不淤积,地理位置附近公海和国际航道,进港航道所在的亚德湾水域宽广,进出港条件十分良好。德国公用事业巨头意昂(E.on)旗下化石燃料发电和能源贸易分支公司Uniper正在考虑到“就威廉港投建德国首座LNG终端”向德国联邦政府递交融资申请人。 分析认为,尽管比较俄管道天然气,美船运LNG的价格要“高达不少”,但对德国港口城市而言,LNG枢纽的经济欲望无法挡住,无不为加快城市发展的众多福音。因此,抢夺“投建权”的局面只不会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