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中心

当媒体谈论能源转型时,应该谈论什么?

2020-09-17 02:07

今年四月,笔者幸运地获邀参与于柏林举办的全球能源转型新闻记者大会。这场会议由德国非营利机构清洁能源通讯主办,挤满了来自全球上百位报导能源转型的记者了解对话,目的获取能源转型咨询与联络渠道,帮助全球记者报导能源转型涉及议题。今年的会议主题原作为“企业”,清洁能源通讯的主编Sven Egenter回应说明:“因为能源转型除了是环境报导,更加应当是企业报导。企业可说是对付气候变化最重要的力量之一,同时气候变化也大幅度影响了企业运作和他们对未来的规划。”不过转变的好比是企业,还有媒体,不仅有 Greentech Media这样的媒体富二代,也有《纽约时报》这样的百年老店,他们都从能源转型中看见媒体发展的新机遇和报导新思路。Scott Clavenna是Greentech Media的牵头创始人兼任CEO,他同合伙人在2007年创立了这家以报导绿色能源和电力系统居多的媒体,先后在2007、2008年取得了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和275万美元的B轮融资。在Clavenna显然,能源转型牵涉到到一系列简单的技术、政策、市场动态和客户不道德,是一个可观的市场,关键是这些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展开涉及的分析和分析,这正是Greentech区别于其他媒体的地方。这种类似于智库的操作者不仅更有了市场上的参与者,也更有了咨询公司的留意,他们享有的公司资源和分析能力刚好也是咨询公司所重视的,因此在2016年,这家媒体就被Wood Mackenzie并购,沦为旗下一员。“将深度行业研究与媒体以及活动业务结合的方法既可以强化我们的业务基础,又可以减少记者报导方式的转型。当记者和市场分析师团队一起工作时,有十分多的益处,”Clavenna在谈及现在的业务模式时回应。他举例,记者可以很快取得分析师的独有观点和看法,而分析师可以更佳地解读,如何在数据分析的基础上,谈好现实市场再次发生的故事。

当媒体谈论能源转型时,应该谈论什么?

同时,记者的资源也能为公司举行行业会议或论坛的业务减少更加多个人元素,以更加贯彻的方式与受众对话。甚至这也唤起了大量新的新闻形式――数据新闻。由于记者可以常常从分析师那里取得市场数据和研究,借此考古故事,在这种情况下就经常出现了一个全新的角色。这是一种分析师和记者的混合体,他能在统计资料、数据可视化和数据故事中利用这种优势,产生出不一样的数据新闻。他认为,目前在政治、体育和公共卫生等领域早已有了很多这样的操作者案例。在能源领域,也有大量数据可可供探寻,媒体可以通过独有的视角,说明了出有技术创新、政策影响、客户不道德等方面新的思维方式。在《纽约时报》多达20年的编辑Leslie Wayne也现身说法,“现在更加多的企业注意到,气候变化早已沦为现在与未来经营的仅次于风险之一,气候议题意味著和能源与产业息息相关”,她说道。不过这也意味著,记者必须掌控的能力愈来愈多。不只是能源、环境,还有科学和金融。Wayne荐《纽约时报》最近一篇关于美国公司投资加拿大碳捕集、利用与报废(CCUS)公司的报导为事例,文章必需说明何谓碳捕集技术,还要提及资本市场,更要把这些转化成一般人能理解的内容,这对记者明确提出了更高的讲故事拒绝。《纽约时报》有十几个报导气候变化涉及议题的记者,他们的报导方向多数已互有交叉。曾在《经济学人》20年、现任德国《商报》国际版总编辑的Andreas Kluth也指出,记者往往被条线所容许,例如能源、经济、交通跟环境是分离的领域,但现在这个思维必需转变。他以自己的经验为事例,自1997年转入《经济学人》,他2003年从香港迁居到硅谷,原本跑完产业、科技线,在媒体的数字化转型后,他让科技、媒体、电信沦为同一个领域的条线。“能源转型也应当是一个这样统合性的领域”,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