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中心

推动多边银行绿色金融发展的八点建议

2020-10-28 02:07

推动多边银行绿色金融发展的八点建议

编者按本文根据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报告《多边研发银行在绿色金融中的角色》主要内容,探讨多边研发银行的特点及其在绿色金融领域的角色,阐述了对多边研发银行推展绿色金融体制完备的建议。联合国第三次发展筹资问题国际会议上公布的《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总结了多边研发银行的五个特点:具备长期性和稳定性、反周期性、优惠性、专有技术和技术援助、撬动私人资本。这些特点刚好可以解决问题绿色金融实践中面对的涉及问题。例如,很多绿色基础设施项目,如清洁能源等不存在着建设周期宽、交还成本较快、风险低、专业性参差不齐等情况,这些问题都妨碍着以商业利益居多驱动力的私营资本参予到绿色投资中。因此,在绿色金融发展进程中,多边研发银行于是以充分发挥着更加最重要的角色。一方面,在可持续发展议题在国际社会上越发接到注目的趋势下,由于多边研发银行的政策导向性,更加多的资本于是以通过多边研发银行转入绿色领域。据世界银行数据表明,全球六大多边研发银行在应付气候变化方面的融资在2017年超过352亿美元,与2016年同比快速增长28%,刷新近7年高位。另一方面,多边研发银行于是以利用着自身的专业性和权威性为绿色项目保驾护航,撬动更加多私营资本转入涉及领域。根据世界银行的另一项数据表明,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获取的公共气候资金每投资1美元,需要撬动私营资本投资 0.34 美元,相比之下,多边研发银行的这一指标为2美元至5美元。由此,多边研发银行在绿色金融发展中的极大潜力可见一斑。作为全球仅次于绿色金融市场之一的中国,不仅是多边研发银行绿色投资的受益者,也是多边研发银行绿色行动的最重要参与方。中国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倡议者,也是新的研发银行(NDB)的联合创始人。这两家多边研发银行都在绿色金融方面具有忠诚的决意和明显的成就。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绿色”以定坐落于其三个核心价值之一的最重要战略方位(另两个为“精简”、“清廉”), 新的研发银行目前的绿色融资比例超过60%以上,比任何其他多边研发银行都低。因此,对多边研发银行发展的研究对中国和世界的绿色金融发展都是十分必要的。本文根据上文提及的多边研发银行的五个特点,针对多边研发银行更进一步推展绿色金融发展明确提出以下八项建议。1.推崇撬动私人资本多边研发银行可以在撬动私人资本为环境可持续发展获取资金方面,充分发挥最重要起到。未来可持续发展所须要资金大部分都将由私营部门获取,而如同上文提及的,多边研发银行的动员率为 2至5 美元,享有较高的资金杠杆能力。虽然一些多边研发银行早已在动员私人资本参予绿色投资上代价了较小希望, 但跟绿色发展面对的资金缺口比起,这样的力度还远远不够,建议更好的多边研发银行参予进去,并将绿色作为所有业务的基础出发点,撬动更加多私人资本转入。2.推展和发展绿色标准鉴于多边研发银行在开发性金融等领域的权威特点,他们制订的绿色标准可能会对全球标准产生极大影响。多边研发银行应当利用他们的权威,基于一定共识制订涉及标准。如基于多边研发银行-国际金融研发俱乐部(MDB-IDFC)的《减慢气候变化融资跟踪联合原则》,较为有所不同利益涉及方对绿色金融的有所不同定义。这套标准可以应用于绿色债券、绿色信贷和绿色保险等层面,也可应用于管理层面的绿色财务报告等当中。3.强化绿色金融方面的信息透露通过公开发表半透明和可较为的信息透露机制,可以更为明晰的指出多边研发银行在绿色领域的综合起到。目前,多边研发银行早已牵头透露了他们的气候投资信息,但未透露绿色投资情况。

推动多边银行绿色金融发展的八点建议

但亚洲开发银行、非洲开发银行、欧洲兴起研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世界银行集团、以及泛美研发银行集团――六大多边研发银行和MDB-IDFC成员专门侧重透露了其绿色投资状况 。未来,其他多边研发银行可以在目前的气候投资报告中用于类似于的方法,透露与MDB-IDFC规定的完全相同范围的内容,即在同一份报告中同时透露气候和绿色投资信息。与此同时,在金融平稳委员会气候涉及金融透露工作组(TCFD)渐渐不断扩大气候涉及信息透露内容的情况下,多边研发银行应当在以应付气候变化为重点的报告中重新加入更加多绿色因素。4.实行内部碳定价由于不具备外部碳定价机制和能力的国家仍比较较较少,多边研发银行可以通过内部碳定价来促成外部因素内部化,减低项目融资中的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内部碳定价为衡定每个项目的碳足迹获取了基础。为了与《巴黎协议》目标保持一致, 碳定价领导联盟建议到 2020 年,将碳价范围维持在 40-80 美元 / 吨 。内部碳定价不仅可以为项目评估获取必要的成本鼓舞,也可以与改良的风险评估方法融合用于,全面辨识成本和风险方面的环境因素。5.获取精准的优惠反对虽然多边研发银行的优惠融资业务可以希望涉及融资,但这类优惠反对措施也可能会产生有利的市场变形效应。笔者建议多边研发银行不应在绿色金融领域实行更为精准的优惠反对,而非获取普遍补贴。绿色金融中的许多案例都指出,比起长年的融资优惠,项目投资方更加必须短期的优惠利息或优惠期限,以及多边研发银行的技术支持。6.强化环境风险评估尽管多边研发银行具备非常丰富的金融经验,但外部环境的很快变化仍对目前的风险评估方法明确提出了挑战。除了应付项目的内部资金风险和其他外部因素带给的传统风险,多边研发银行必需使用新的方法来评估新的风险,如2017年G20 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和TCFD特别强调的气候风险以及过渡性环境涉及风险。此类评估方法不应充份还包括资产等级数据、影响测度、潜在情景、管理影响以及其他特定情景变量。7.深化规模经济下的多边研发银行合作多边研发银行间可以通过融资方案拆分的方式来提升绿色投资的有效性。虽然多边研发银行在政策咨询、定价和融资方式方面的竞争有时并非是恶性的,但这样的现象不需要促成融资机制优化。尽管融资解决方案必须因地制宜,但笔者指出,仍有一些可以互相替代的融资解决方案:例如当多边研发银行的有所不同融资解决方案不存在很多重合时,就可以通过规模经济手段来提升融资效率,最后构建《釜山有效地发展合作伙伴关系》下的规定的伙伴关系原则 。8.增进非绿色融资方案向绿色的转化成一些非绿色的融资解决方案有相当大潜力转化成为绿色。多边研发银行日益特别强调为气候和其他绿色领域获取资金,因此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对注重其他优先事项的现有的、顺利的融资方案展开改动,使其包括绿色投资。非绿色融资方案向绿色的转化成可以用于一些金融工具,如项目打算机制,社会影响债券和信贷额度掌控等。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希望涉及领域的政策和实践中。每个多边研发银行都不应融合自身情况分析各自的现有融资解决方案,逃跑不切实际契机,不断扩大绿色金融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