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中心

CITES附录水生动物物种正式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2020-11-12 02:07

据2018年10月9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第69号公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2016年第四十七号主席令发布),经科学论证,现公布《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序言水生物种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自公告公布之日起,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序言水生物种按照被核准的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级别展开国内管理。

CITES附录水生动物物种正式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已列为国家重点保护名录的物种仍然分开展开核准,按对应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级别展开国内管理,进出口环节须要同时遵从国际公约有关规定。这份文件2个附件:一个长达21页的word文件,另外一个是还包括397讫的excel文件。前者中,原列于CITES公约序言1和2的物种,以及国家重点保护级别的物种及对照表如文末图片右图。中国绿发会小编在自学时找到,这个近期公布的《CITES序言水生动物物种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的文件,有不少物种,是原本并未被列为我国国家划出重点保护名录、经核准后沦为重点保护对象的,如:扎伊尔小爪水獭(仅有还包括喀麦隆和尼日利亚种群)、海獭南方亚种、秘鲁水獭、长尾水獭、智利水獭、日本水獭、大水獭、水獭亚科其他种;北美毛皮海狮、毛皮海狮科所有种(除被列为序言1的物种);僧海豹科所有种、南象海豹;北极丝脊鲸;……如CITES序言1中,矮小鳍海豚、驼海豚科所有种、白海豚所有种(除了中华白海豚),以及侏露脊鲸、恒河喙豚属所有种、拜氏鲸科所有种、巨齿鲸科所有种、海龟科所有种、棱皮龟等,此次经核准后国家重点保护级别为二级。白鱀豚(Yangtze River Dolphin) 和 加湾鼠海豚(Gulf porpoise),谁不会更加幸运地?小编还找到,这个近期公布的《CITES序言水生动物物种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的文件中,CITES序言1中的海湾鼠海豚、亚马孙海牛、美洲海牛、非洲海牛、泥龟(野外种群)、——这些原本并未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名录的这些物种,经核准后国家重点保护级别为一级。这是不是意味著将来牵涉到到加湾鼠海豚制品进口贸易时有了严苛的法律依据?笔者要大大地点个拜。

CITES附录水生动物物种正式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却是,加湾鼠海豚是世界上最濒临绝种的鲸豚类动物,自1996年之后被列入极为濒临绝种物种。一篇文章表明:它们早已是世上最濒临绝种的鲸豚类动物——1997年加湾鼠海豚估算数量大约600只,随后大幅上升,2014年时数量已高于100只,2015年大约为60只,2016年11月统计数据为30只,到2018年3月,则仅有12只。

CITES附录水生动物物种正式核准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国际普遍认为,除非采行更加保守的保育手段,否则加湾鼠海豚近于有可能会在2018年中期绝种。还有不少CITES序言1和序言2中的一些鳄目、两爪鳖科、蛇颈龟科、龟科、地龟科物种,其野外种群,经核准后国家重点保护级别为一或二。CITES序言2、序言3中的一些游蛇科和鳄龟科的物种,有的经核准后国家重点保护级别为二级(如拟蚺蛇、南美水蛇、印度食卵蛇的野外种群),有的还正在作罢核准。还较少一些物种原本就在CITES序言中,如CITES序言1的白鱀豚、中华白海豚、较宽脊江豚(长江种群)、儒艮,在现行中国国家重点动物名录维护级别中早已是一级,此次经核准后维护级别没变化。CITES序言1中的灰鲸、较宽脊江豚(非长江种群)、印太江豚、抹香鲸,之前就是中国国家二级维护动物,此文件中也是恒定。另外,CITES序言3中红珊瑚科的瘦长红珊瑚(中国)、日本红珊瑚(中国)、皮滑红珊瑚(中国)、精红珊瑚(中国),原本就是国家一级,现恒定;CITES序言2中的苍珊瑚科所有种(仅有还包括苍珊瑚Heliopora coerulea)、石珊瑚目所有种、笙珊瑚科所有种、多孔螅科所有种、柱星螅科所有种(都不不含化石),经核准后的国家重点保护级别为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