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中心

民间潜水爱好者拯救珠三角珊瑚

2020-11-19 02:07

间隔一段时间,水肺潜水爱好者邓凌姿就不会驱车50多公里,从深圳市中心到大鹏湾潜水,那里的水极为混浊,能见度大多不多达3米。这里的情况和东南亚截然不同。

民间潜水爱好者拯救珠三角珊瑚

东南亚具有混浊的海水,水里剩是各种珊瑚鱼,邓凌姿正是在东南亚旅行时被那里的海更有,才爱上了潜水。潜水员新的栽种珊瑚碎片。图片来源:Dive for Love但和当地一个民间组织—潜爱(Dive for Love)的其他志愿者一样,邓凌姿指出修缮被珠江三角洲工业区废气的污染所危害的珊瑚礁是有意义的事情。类似于“潜爱”这样的潜水项目共计两个,目标都是通过提升公众对工业污染、过度捕鱼和气候变化的了解,维护珠三角沿岸海域的海洋生物。“潜爱”展开珊瑚保育的过程经历了一番思索,并大大找寻最差的珊瑚礁修缮之道。在黑暗中窒息而死珊瑚依赖取名为黄藻的共生藻类取得氧气和适当的养分。这种生长在珊瑚中的藻类必须阳光才能存活,所以寒冷混浊、阳光需要击穿的水域是它们的理想生境。深圳的条件恰恰相反:2017年,官方监测找到其53.3%海域的水质都高于国家四类标准,不能做到任何用途。该市西部海域的污染情况特别是在相当严重,高度污染的珠江就在那里南流中国南海。尽管近年来珠江三角洲的生产园区仍然致力于发展高端制造业,但该地区的河流仍受到相当严重污染,39%的水域被选为“不合适人类认识”。“潜爱”积极开展工作的海域——深圳东郊的大鹏湾则是一个值得注意。那里工业发展受限,因此水质被选为“丰”。但过度捕鱼和珊瑚沉船早已导致海底荒漠化,海底珊瑚覆盖率从30年前的76%降到2017年的36%。弃置在海中的渔网和游客乱扔的垃圾更进一步激化了这种毁坏。大鹏湾沙滩。摄影:李婧冒险尝试每次潜水前都须要细心打算,并有人在水面上获取反对,以免水下团队因能见度较好而遭遇一些不能预见的情况。2012年团队糅合其他地方的有效地方法,开始在相同在海床的金属结构上栽种新的珊瑚。但因为金属框架遇上台风更容易断裂,毁坏海床,这种方法早已弃用。

民间潜水爱好者拯救珠三角珊瑚

团队目前正在试验用更加硬、轻巧的材料做成的网状结构,这种结构可以随着海浪移动,最后还能重复使用。他们也仍然栽种新的珊瑚,而是去维护从现有的珊瑚礁上掉落的碎片。“潜爱”联合会秘书长夏嘉祥说明说道,团队对自己在短短几年就栽种了5603盆珊瑚的成就“十分悲观”,但台风过后其中仅有43%存活下来的事实又让他们被迫新的思维自己的方法。邓凌姿和她的队员正在对70多个新的栽种的珊瑚碎片展开照片记录,以监测新方法的效益。最初的结果看上去很有期望:多达90%的碎片仍然死掉。公众反对“潜爱”也在希望教育公众,让当地民众参予维护珊瑚。“我们第一次来大鹏的时候,当地人对我们的动机抱着有相当大的猜测,甚至指出我们是来抢走他们土地的,”夏嘉祥说道。夏嘉祥要求首先邀当地人为志愿者介绍海洋的科学知识,这一行径协助在环保主义者和渔业社区之间创建起了信任。“他们迅速就明白,维护珊瑚礁也合乎他们的仅次于利益,一些人甚至出了我们的‘珊瑚观察员’——拜托警告那些有可能对我们修缮的珊瑚礁导致毁坏的人,让他们离开了,”夏嘉祥说道。一位渔民告诉他夏嘉祥,可以利用海参黏液的粘液协助被珊瑚割伤的伤口伤口。“我很吃惊,斐济群岛上的原住民也有一模一样的作法,”夏嘉祥说道。“然后我意识到,我们正在很快丧失这种独有的智慧。”潜水爱好者在“潜爱”拒绝接受龙骨前的培训。潜水爱好者在大鹏潜爱拒绝接受龙骨前的培训。摄影:李婧教育下一代在这一找到的灵感下,当地小学开办了一项寓教于乐的课程,把当地的民间科学知识与鱼类、珊瑚和保育涉及的科学基础知识融合一起,出了当地学校的一个热门课程。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全球19%的珊瑚礁早已丧生,另有35%将在未来20到40年内消失,大大巩固了珊瑚礁在物种反对(还包括全球25%的鱼类在内的100万种物种的存活要倚赖珊瑚礁)和避免海岸风化方面充分发挥的起到。“过度捕鱼和珊瑚沉船早已导致海底荒漠化。”夏嘉祥告诉,在全球气候变化、全球珊瑚礁很快消失的背景下,他们尝试修缮珊瑚的希望的确实影响有可能十分受限,但他说道我们必需在“还有能力的时候”,把“不出的债送给”大自然。海洋调查“潜爱”并非唯一一家致力于珊瑚礁维护的的组织。这个夏天,非政府保育的组织布鲁姆协会(BLOOM Association)召募的潜水员每个周末都忙着为香港的鱼类种群创建目录。这么做到的目的是为决策者将来制订环境影响评估创建基线,并为更进一步的学术研究奠下基础。

民间潜水爱好者拯救珠三角珊瑚

“开始这个项目,是因为我们意识到香港的物种名录和对海洋珊瑚鱼的研究很少,很集中,而且都过时了,”布鲁姆协会海洋项目主管斯坦·谢伊说道。大型国际环境的组织保育人员、志愿者艾伦·杜博士说道“把多年的数据放到一起”,可以包含一个数据库,获取宝贵的参照,但“很少有研究机构会花时间和资源做到这类研究,还是那些花里胡哨的研究项目较为更容易纳到资金。这就是为什么布鲁姆的工作十分最重要的原因。”大鹏湾海底的活珊瑚。摄影:李婧香港的人均海鲜消费量位列亚洲第二,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倍多。布鲁姆协会想要让香港居民意识到海洋生物的美丽和生态价值。调查员团队由60名志愿者构成,其中还包括一些一流的水下摄影师、海洋生物学家和潜水爱好者。自2014年以来,他们在50个地点记录了近400种物种。对于那些没研究过海洋生物的人来说,这是一项极具挑战的任务。他们必需忘记多达400种鱼类,以便在水下、甚至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需要辨识它们。珍贵物种必需照片,这又是对调查员水下技能的众多考验。他们早已记录了约10种香港官方记录中没的新物种,团队中的研究人员还将这些找到公开发表在了经同行评议的期刊上。挑战中国现在享有全球快速增长最慢的水肺潜水市场。根据世界领先的专业潜水教练协会PADI估算,中国享有大约30万名潜水员。猎鱼更加热门,潜水员不会在脸书上共享信息:“看见他们进账的照片,我深感悲伤——有些物种知道十分珍贵,”布鲁姆项目官员凯瑟琳·霍说道。夏嘉祥期望能劝说这些新的潜水员,把他们的热情中用珊瑚维护上。“他们目睹见过珊瑚的美,能把这一信息表达给更好会潜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