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业

罗海平:为政府购买保险营造创新氛围 允许犯错

2020-10-18 02:07

和讯保险消息 2014年11月1日,第十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2014中国保险行业年度峰会在北京展览馆报告厅举行,本届主题为“全面深化改革,增进保险业转型升级”,保险频道全程直播。中华牵头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海平参加峰会中华牵头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海平参加峰会,以下为讲话国史:罗海平:敬重的劲夫总裁,建国总裁,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早上好!很高兴不受组委会的邀来参与这一次的行业峰会和论坛活动,最近全国上下都在秉持“国十条”的问题,行业也在热议“国十条”的问题。我实在“国十条”一个相当大的突破就是把我们这个行业的意愿转变成了一个国家的不道德,这是我个人的一个解读。在“国十条”里面提及了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就是政府出售保险的问题。所以我今天跟大家交流共享的题目不大不小,不像前面几位杨家领导谈的都是很宏伟的问题,我今天就谈一下政府出售保险的问题。政府出售保险的问题只不过在西方并不陌生,在西方国家从上世纪60年代到现在早已有40多年的时间,其中保险服务是政府出售服务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对于社会服务领域产生深刻印象的影响。今年8月13日国务院的新“国十条”明确提出了希望政府通过多种形式出售保险服务。这个措施的实施将为很大的充分发挥保险的风险管理功能及保险机构的网络、专业机构优势,通过运用市场化的机制来减少公共服务,同时对于商业保险机构运营效率更高的公共服务,新的“国十条”明确提出政府可以委托保险机构来经办,也可以必要出售保险产品和服务。对于具备较强公益性的,但是市场化运作无法构建盈亏均衡的保险服务,可以由政府给与一定的反对。对于这个问题,我从四个方面来讲一下。第一是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源于发展。政府利用保险管理公共风险分必要和间接两种方式。必要方式就是政府必要来经办,比如我们说道的社会保险。间接方式是政府通过市场化的机制,向社会获取风险保险服务,政府出售保险服务随后,是一种新型的公共风险管理模式。政府出售服务是欧美国家社会福利制度改革的产物,20世纪60年代,西方福利发达国家到鼎盛时期,涉及的制度、法规建设日益完善,其社会保障和社会服务的内容完全覆盖面积所有的领域。到了七八十年代,财政在社会服务方面开始日益可观。与此同时,新技术革命和新的社会问题经常出现,又拒绝减少政府的职能,但政府财力又受限,从而使政府陷于了所谓的财政危机之中。政府由于缺少竞争力,缺少掌控成本的积极性,以及缺少有效地的监督,就经常出现了以低效率寻租等为表现形式的所谓的政府失灵的一种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很多的专家学者普遍认为,解决问题政府失灵,一是外部移往,这一部分私人部分需要已完成的事情交出去;二是内部改革,在政府部门内部引进竞争机制,超越政府对公共服务的独占。政府将公共服务的生产和供给分离,由社会的组织和社会力量来获取公共服务。政府的角色是力挽狂澜,而不是桨。正是因为这样,在欧美等国政府出售保险服务,从最初只是政府获取服务的有所不同模式,以超过减少服务成本、减少资金渠道、提升服务质量和客户关联等为目的,逐步演变了一种增大政府规模和政府介入方式,是政府与私营或者其他的组织联合分担社会责任的一项制度创意。目前政府出售服务,早已沦为国际上一种很强的趋势。我们以美国为事例,美国联邦政府与私人公司、研究机构和各种部门签定了约2千万个合约,这些合约每年牵涉到到的经费占到整个联邦开支的14%。联邦政府仅次于的合约签下者是国家航空航天局,就是美国地方政府出售公共服务的范围也很广,比如说道路修筑、监狱管理、图书馆运营、大自然消防以及社会保险,地方政府的每一个职能都有可能以合约总承包形式签下程序展开招标。比如像美国有60个承包商给他获取消防、警备到公共工程的所有公共服务,那就是一个典型的大市场、小政府。目前美国早已有100多万非营利的组织,他们在国民生产总值当中占6%,每年非营利的组织要花上3400亿美元,其中政府开支的比例多达了60%。

罗海平:为政府购买保险营造创新氛围 允许犯错

这是我们谈及国外政府出售保险的发展,他们经验的共享。第二我国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现状与实践中。我们国家政府出售保险服务跟上较为晚,但也发展得还较为慢。目前政府出售保险服务有三类:一是保险业积极开展的大病保险,参予新农合和基本社会养老和医疗服务。累计到2014年上半年,共计13家保险公司在全国26个省、260个专责地区积极开展了大病保险,覆盖面积人口4.7亿。确保水平平均值提升了10%到15%,先后探寻了洛阳、晋江、郑州、番禺、江阴等新农合模式。保险业参予上述业务在提升公共服务效率、减少政府管理成本等方面获得了显著效益。还包括我们中华保险,从2010年新疆伊利积极开展了健康险保险,现在到8月底,有13家分公司联合积极开展了政策性身体健康保险,承包的项目175个,总计保险费8.23亿元。这种模式主要有四种:一是委托管理公司,比如像新疆乌鲁木齐;二是城乡专责模式,比如广东肇庆;三是牵头共保模式,像内蒙张家口等等;四是区政府办公模式。二是政策性的农业保险。我们国家应当最开始繁盛是2007年,开始实施了国家财政补贴,在之前中国人健积极开展了很多农业保险,但是做到不一起。2007年以来,农业保险的总计保险费收益是1157亿,平均值增长速度是36%。累计到目前,政策性农业补贴险种超过16个,2013年农作物保险公司面积11亿亩,占到全国主要播种面积的42%,补贴区域覆盖全国所有省市财政补贴比例占到农业保险费的80%左右。从国际上来较为,我国的农业保险规模早已多达了日本,次于美国,现在排居世界第二,沦为全球最重要的农业保险市场之一,近年来的实践中指出,我们国家的农业保险如果没政府的反对和财政补贴的动作,不有可能获得这样深度和广度的发展。农业保险是中华保险的特色优势险种,公司倒数经营农业保险28年,最先一批享有农业保险的保险公司是在农业保险经营方面的先发优势,逐步形成了较强的竞争实力。在农业保险的各个历史阶段,都构成了具备中华特色的农业保险经营模式,早期在新疆构成的是以兵团自保,自负盈亏为特点的农业保险模式,中期构成了责任共计担,利益分享为特点的模式。中央补贴政策实行后,在养殖业方面有河南的模式和江苏的模式。我们积极开展了甘肃的马铃薯保险示范区,国家保监会非常重视,目前早已构成了经营区域普遍,经营模式多样,产品分类非常丰富,风险管控有效地的农业保险经营部署。到9月底,我们公司有21家分公司积极开展了农业农村政策性保险,2013年全公司的农业保险费收益超过了51亿,市场占到比66.23%,排居市场份额第二。三是个人责任保险。累计到2013年,仅有行业的责任保险费收益超过了216元,在财产险市场上超过3.4%。有公众责任险、职业责任险、产品责任险、环境污染责任险等100多个品种。除了上述三种主要的保险服务外,另外去年我们公司在四川全面推行了农房责任保险,也获得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尤其是我们在四川成都积极开展的农房巨灾保险,涵括了地震险要,进了行业的先河,为35万农户获取了158亿的风险确保。商业运作、财政补贴、政府兜底,政府对超赔部分兜底,沦为主要央视媒体的关注点。第三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现实意义和起到。2013年我国人均GDP早已多达了6767美元,国际经验市,人均GDP多达3千美元,社会转入风险的高发区,我国早已转入洪水、旱季、污染等自然灾害频密再次发生的阶段,尤其是污染环境、生态危机、社会安全性等社会风险很快下降。政府防止和消弭公共风险的责任更为根本性,任务更为艰巨。在此背景下,提高公共风险管理机制,创意政府风险确保服务方式变得最为急迫。一是政府出售保险服务不利于构建政府职能的改变。在以市场为资源配置主体的经济社会中,只有市场过热的领域,政府部门的插手才是适当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要紧紧围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起到。所以从国家财政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把所有的产品分成私人产品、公共产品和定公共产品。定公共产品有的可以通过市场获取,有的通过政府和市场一起获取,政府出售保险服务一般是定公共产品。随着社会公共市场需求的变化,所谓的纯公共产品不会越来越少,更好的是定公共产品,所以政府需要出售的公共服务将不会更加多。同时政府出售保险服务可以有效地的增进政府职能的改变,从大包大揽的全能政府改向政社分离出来、政府职责定价明晰的有限责任。使政府由公共风险服务的必要提供者变成政策的制定者,出售的监督者。政府通过有效地的制度决定,引入市场与社会的力量,构成公共服务的有效地供给机制,以构建公正、半透明、高效服务,为全社会获取优质产品和服务。比如说近几年保险业积极开展的大病保险,参予新农合和基本社会养老、医疗等服务,就是很好的贯彻了小政府、大市场、大服务的现代政府的服务理念。二是政府出售保险服务不利于节约服务成本,提升服务效率。公共管理理论研究指出,公共服务应当由政府来提升,但不一定由政府生产,让市场来生产才是最有效益的。由于政府部门正处于独占地位,政府公共服务的生产部门没减少服务成本的内在动力,导致公共服务的成本居高不下,通过政府出售,市场获取的服务,其成本较政府大大上升,政府出售保险服务可以充分利用保险公司有数的人力资源、服务网络、技术力量和管理经验,增加政府在保险模式下的机构设置、人员编制等行政经费的投放,可以大大减少,节约政府服务成本。政府出售保险还可以提升财政救济资金的用于效益,政府用部分防灾增加的财政支出转化成为保险费的补贴,在再次发生灾害损失的情况下,农村灾情群众可以取得数倍于财政补贴的保险赔偿金。从而符合灾情农民较慢完全恢复生产生活的资金市场需求,财政补助金的效益不会获得显著的缩放。三是政府出售保险服务不利于充分发挥保险在公共风险中的起到。商业保险是公共风险管理、风险保障体系中的最重要组成部分,风险承担和损失补偿是保险的基本职能。但是在我们保险功能的充分发挥上是受限的,保险灾害补偿力度是小的,在发达国家,商业保险补偿在自然灾害当中一般占了30%到40%,在我们国家,这一指标仅有为5%左右。比如说2007年欧洲的雪灾有50%取得了保险支付,凸随着第二年,2008年国家经常出现了根本性的雪灾,保险的补偿只占到雪灾损失的2%左右。再行比如说发达国家的地震损失补偿可以高达50%,而我们国家2008年的汶川地震,保险赔偿金只占到1%。而在我们国家90%以上的自然灾害损失由政府分担,不仅减轻了政府财政的开销,而且有利于社会风险的减灾救灾目标。通过公共财政出售保险服务,可以引领广大人民群众利用保险工具展开风险的集中和损失的补偿,以增进国家防灾体系的建设,充分发挥国家在风险管理上的起到。第四是政策建议。一是要增大政策反对力度,营造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良好环境。政府应当建构更佳的政策反对措施和环境,希望商业保险公司大胆创意,社会各界参予,可以参考交强险条例,希望实施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涉及法律法规,考虑到部分强制性的医疗保险,由商业保险公司展开专业的管理。政府对于财政和税收优惠上给与必要的补贴,对于企事业单位出售商业身体健康保险,容许在一定比例范围内给与税前的扣减。个人出售商业保险业可以自由选择在个人所得税当中扣减。监管反对,期望监管部门营造更为严格的产品创意和服务创意的监管环境。容许一定程度的受罚和试用,唤起各主体的创意热情,为政府出售保险服务营造较好的环境。二是增大专责力度。创建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机制,创建行业同步,构成合力,作好国家部委的协商专责,统合报送的资源,有效地的前进部门的协作。比如说政策性农险、责任保险、巨灾保险、身体健康与养老保险等等,牵涉到到农业、财务、税务、教育、安全性生产、食品安全检查、消防、气象等很多的管理部门。正如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上认为的,要大力发展保险业必需要整体因应。三是增大信心分享力度。提高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管理水平,基础信息的完整性、准确性关系到保险公司标的的风险定价,报额、保险费的制订和赔偿的准确性。现在我们的三公开五到户,在农村由于基础信息的缺陷很难做到获得。因此,增大信息技术和科技手段与大数据、云计算、卫星遥测、无人机等在政府出售保险服务当中的应用于,做涉及部门数据和信息平台的接入,构建信息数据的分享与分析利用,大大的提高商业保险机构参予社会管理的能力和水平,同时,保险机构不应针对政府公共服务的市场需求,获取一站式的服务,全过程管理。在保险方案的设计、个性化产品的研发、基本保险政策与咨询,信息系统建设等方面大大的完备,提高技术水平,大大的强化自身的专业化建设,以突现商业保险机构在社会管理和风险救助方面的意识。四是增大市场监管力度,规范政府出售保险服务的市场秩序。要创建市场准入和解散机制,要强化监管,防范恶性竞争。商业保险利润一般都较为微博,必需严苛禁令较低价格竞争的手段和策略。反对通过服务的竞争来获得消费者的权益维护和消费者的反对。我的讲话就到这里,期望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抨击,祝贺会议获得圆满成功,千秋大家身体健康,谢谢!